须弥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有没有人想拥有如图洋哥零钱包呀!

问过厂家了要拼100人成团

拼的人越多越优惠

具体可以看微博@阿格里蛙

不快乐

不快乐

*卜岳,微洋灵
*全是我瞎编的请不要上升真人
*很对不起上次那个朋友啦憋了半天憋不出小甜饼:-(

01
岳明辉解约了。
他没有瞒着任何人,反而大大方方地和所有人告别,然后讨个拥抱。岳明辉拿着解约单,开车回了他们四个一直住的那间小房子收拾东西,刚开门他就正面和卜凡撞上了。
直到卜凡盯着他手里的解约单把他堵在门口却又一言不发,岳明辉才反应过来敢情于梓杰他们一直都没有通知他,他本人倒也忘记给他发信息。
这倒坐实了岳明辉内心的小心虚,他出声想要缓解尴尬:“不是,凡子,你还不知道呐?哥哥我解约了,现在回来理个东西。”他从卜凡和门框的缝隙中钻进房间,边换拖鞋边伤感:“哎哟,这地方也就再住这两天了,周一我就要搬走了。”
板鞋被他规规矩矩地放正在鞋架上,他踩着夹脚拖鞋,绕到卜凡身边去看他的表情。他发现他的大傻子梗着脖子僵着一张嫩脸,目光躲闪,就是不看他,活生生的一个小学生倔着脾气用沉默的方式表达不快乐。
岳明辉伸手搓搓他的脸,安慰他:“哎哟,要哭喽,谁家的大傻子呀,这点事情都要哭。”他看见卜凡低下脑袋,眼眶憋的红红的,心里这才开始抽抽了。岳明辉把额头抵着卜凡的,闭上眼睛同他讲:“别学你洋哥的,有点事伤感了就哭哭,你可是一个一米九的汉子,妈妈不许你哭。”他看卜凡的脸色渐渐有些好转,眼泪不怎么在眼眶里转了,又和他轻声轻语地保证道:“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明天我还在啊,后天我也在。就算走了之后我们见面不是天天见,那不是还有微信嘛,对不对?我会给你发消息的。”
卜凡把身子从岳明辉怀里直起来,对着他嗯了一声。而后他又伸出胳膊紧紧地把岳明辉扣在自己胸膛上,把脸埋在已经算是过去式的队长的肩窝里,闷闷地向他剖白自己:“我会想你的。”
岳明辉笑了,他的手在卜凡的背上顺了又拍,应了他一声。
他不知道,这是他近几年见卜凡的最后一面。

02
搬东西的时候只有李振洋一个人在场,岳明辉左等右等也没等来卜凡。到最后搬场师傅开始催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朝李振洋笑了下,有些犹豫地和他道:“那我走了啊?”
李振洋走过来,抬脚虚踹了两下他的腿肚子,笑着道:“快滚吧快滚吧,人师傅等不及了都,你别耽误人家做事。”说罢他又用上了平时嘲讽岳明辉的语气,朝他嚷嚷:“老岳,都要走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墨迹呀?”
他看见面前站着的男人挠挠手臂,那里是一个狼图案的纹身。男人叹了口气,最后露出了他所熟悉的透露着失望和愧疚的微笑。那个微笑的主人同他讲:“照顾好凡子。”
李振洋轻飘飘地嗯了一声,倚在门框上目送岳明辉下楼。
直到岳明辉头顶的发旋都消失在楼道口,他才关上门瘫回沙发上。房间里隐约能听到外面小巷里汽车发动和师傅大声问路的声音,喧闹着衬得独自一人的他更加孤独。
“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房间还挺大。”他开始自言自语,说着把头后靠闭上眼开始回想解约后搬家那天的李英超。他的小弟站在门外,敞着的门内锢着静音了的他们三个。李英超是笑着走的,但一颗又一颗圆润的珠子坠出他红成一片的眼眶。他用欢快的语调向他的三个哥哥们告别道:“那我走啦!你们一定要想我!”
说实话李振洋已经不太记得当时卜凡和岳明辉的反应了。他只记得他把手举起来挥了两下,算是道过别了。
李英超镀着夕阳的头发丝都消失在楼道口的一瞬间,李振洋突然想起房间里哪个角落还藏着包曾经被他转移过阵地的糖没给人带走。他最终还是没有动,他也不觉得自己有胆量再看一眼那包糖。
那是包草莓味的糖,李英超曾经塞在他嘴里过,他那时候嚼了嚼,觉得太甜。
最后他没有哭,他该流的眼泪都让李英超流光了,摔在地上砸碎了。
门在这个时候突然开了,李振洋抬起头看过去,看到了一身风尘仆仆的卜凡生锈了一样站在门口。他本该问问卜凡这两天上哪去了,为什么刚刚不回来送送老岳,但他一句都没问出口。
卜凡问:“他走了?”
李振洋答:“刚走。”
最后矗在门口的卜凡开口,问他:“出去抽烟吗?”
李振洋点点头,从沙发上坐起来。

03
卜凡没睡着。
他现在一个人睡在客厅,所以晚上失眠的时候不用再担心会把李英超吵醒。
他从床上起来,先是在黑暗中坐了会。后来还是披了件外套,蹑手蹑脚地出门了。
已经是深夜,小巷里的路灯却发挥不出应有的功能,发出的光只能吸引到一两只寻求温暖的飞蛾。
卜凡站在一根路灯下,熟练地点了根烟。他抄着兜,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尝试放空脑袋。当烟漫在空气中的时候,他分明看到岳明辉站在他面前,指节当中也夹了根烟。从他身后又走出来一个他自己,伸手抢过岳明辉手里的烟,训他道:“老岳啊老岳,帅哥不是让你戒烟嘛,你说要是我这一状告上去,你这个月工资还够不够你花啊?”他的岳明辉笑了,唇边漏出了颗小尖牙。卜凡觉得自己甚至能数清他眼角笑出的细纹。笑着的岳明辉伸手要把那根烟抢回来,面前的那个自己猛地把烟塞嘴里猛吸一口,接着把烟弹在地上。
零星的火光在地上撞散了,然后消失了。他看见他自己还来不及把烟呼出来,就大声宣告着:“吸完了!被我吸完了!哎老岳,没有了!”岳明辉作势要打他,却被他抱进怀里闹作一团。
烟雾散干净了,岳明辉和他自己也都没有了。卜凡低头,只能看见自己电线杆似的影子和路灯的影子挤在一块,融成一大团黑乎乎的,却又形影单只,显得很可怜。他头顶上还传来“咚”,“咚”的蛾子撞灯声,在这无人光顾的深夜作为他唯一的伴奏。
卜凡突然觉得没意思了,他把只吸了一口的烟像记忆里一样往地上一弹,再用脚碾了两下。他突然想起来于梓杰的规劝,心里想着他可能是对的。
他像个醉汉一般晃晃悠悠地回楼,下定决心要戒烟。

04
后来过了好久,久到公司开始给他们放法定假期。
卜凡和李振洋都没打算回去。两个十八线以内的小偶像整天窝在他们那个鸡窝般的房子里,日子能过得要多邋遢有多邋遢。他们像无业游民一样整天看看电视,刷刷手机。卜凡的买汰烧人设全线崩塌,说实话他实在是懒得费心烧菜,统共也就他和李振洋两个人,午饭吃便当,晚饭喝点酒过点下酒菜,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这么想着的卜凡下楼去买了几听啤酒和卤味,等他回来的时候李振洋已经搁好了电视台。他瞅了一眼,体育频道,篮球赛,不知道是回放的哪一场NBA。
两个人互相没讲一句话,光吃菜,喝酒,看电视。电视里的人热火朝天,电视外的人无话可聊。卜凡有点受不了沉默,他甚至在想他师哥什么时候开始贯彻的食不言。刚好他喝得有点上头,他盯着李振洋的侧脸,问他:“不打算和小弟趁放假的时候聚聚?”言毕他抓到李振洋的咀嚼动作停了一瞬,然后接收到了桌子对面的人向他投来的目光:“为了什么?”
卜凡一瞬间就发现李振洋开始低气压,但是他还是把问题问出了口:“聚一聚,叙叙旧?这么久了,你不想他吗?”
李振洋捏起啤酒罐子灌了好大一口,后又把目光转向了电视里的比赛。卜凡见他不开口,全当他是拒绝回答,也自顾自地夹了口菜,拿起啤酒罐子准备好好看比赛。
这时他听见李振洋在他的侧边同他讲:“都过去那么久,小弟每天的日常都和我们的日常对不上盘了,你说还能聊什么?”
他把脸又转过去看李振洋,李振洋正在嚼花生米,咯嘣咯嘣地。他又听到李振洋吞咽的声音,接下来是叹出口气:“现在嘛,和他已经只能在朋友圈里互相点赞了。”
卜凡以为讲出这种话的李振洋一定是沮丧的一张脸,可是他看见李振洋的脸上露出一种微笑,一种被他形容起来是怀念的微笑。
又是深夜,他睡不着去厕所坐在马桶盖子上想事情。卜凡打开微信列表,手指划过他的星标朋友。那里只有老岳一个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可他却没有勇气打开他的对话框。
他把屏幕锁掉,起来用冷水洗了把手。他无意间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和李振洋的微笑如出一辙。

05
公司给BC221招了新的练习生,他们现在又是四人团了。
为了热度,公司希望他们适当地炒炒CP带动一下新加入两人的人气。
卜凡没有拒绝的余地,所以他只能选择接受。
他接完通知回到他们住的那间房子,里面多出来两个崭新的面孔。卜凡认得哪一个是要和他捆绑的后辈,他径直走过去,和那个人打招呼。
那个后辈很可能是被他不苟言笑的脸震住了,举手投足间都能透露出他的僵硬和紧张。为了尽快混熟,他对着那个后辈放松自己的脸部线条,和自己讲要对他笑。
在他的努力下,后辈很快和他熟了起来,并超过他预料地粘他。卜凡这会想起了李英超,那个他觉得活泼地像个小太阳一样到处放出光芒的弟弟。在他的印象里李英超一直都和李振洋像个连体婴儿似的,也不知道李振洋会不会觉得腻烦。
后辈叫他凡哥,做什么事情都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去超市买东西也一定会捎上他爱吃的饼干。上采访节目的时候被问及最喜欢团里的哪位时会毫不犹豫地点他的名字。卜凡看得出来,这个后辈对他完全不是营业CP的感情,而是真真切切又直白地喜欢他。
可惜他不是。
所以当那个后辈眼泪汪汪而又小心翼翼地问他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惹他不开心的时候,他除了安慰的话,一句正面回答都说不出来。
他当然也说不出口后辈给他一直买的饼干其实是岳明辉喜欢吃的,他只是吃习惯了。

06
再见到岳明辉时卜凡已经单飞了好几年,再不是什么十八线小明星了。
他坚挺到了BC221解散的那一天,然后他和李振洋都单飞了。彼时岳明辉和李英超一个凭借自己做音乐攒下了大量粉丝,一个凭借电视剧爆红,整日行程满满,出没在镁光灯前。
这次这个电视台花了大价钱把他们四个都请来,标题卜凡都帮他们想好了,叫那种“四人时隔数年首聚首”,绝对是个大噱头。
在后台,李振洋拿他和岳明辉打趣道:“老岳,可好久没联系啦。你知不知道,凡子都能把烟戒啦。”
岳明辉含笑的目光看过来,看得卜凡面上像刚二十出头似的一阵火烧。他低下头,耳朵里却听到岳明辉温柔地问李振洋:“长本事啦,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他声音还和以前一样,给他一种还和以前一样的熟悉感,卜凡盯着鞋面想。
而后他又听到李振洋的声音:“嗯…好久之前了吧…好像就是你解约那一年?”
话音刚落李振洋也感到了一阵尴尬,但是他嘴边又没什么其他话题可以扯过去,便也只能看看卜凡再看看岳明辉。卜凡的头低下去就一直没敢再抬起来,他怕接触到岳明辉的眼神。
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后台工作人员终于叫他们上台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鱼贯而入。
镜头前的四个人都没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无非就是面相成熟了,变老了,心里真实的想法也不会轻易表露在面上了。
节目录到最后,主持人问还有什么想和曾经的兄弟说的吗,他看见岳明辉接过话筒。
“你这样说其实不好,我们现在也还是很好的兄弟。”岳明辉笑笑,然后把目光转过来,对着他们三个,“以后一定过得要幸福,要快乐。”
卜凡看过去,他的眼神和岳明辉的接上。他在逆光中又看到了他们演艺生涯最开始时偶像练习生里的岳明辉。他站在舞台上,而他的岳明辉站在舞台下,也是一样的眼神,他对他们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最后卜凡笑了,他笑得很真实,他也许快乐了。

有没有

洋灵
有没有

*bgm:韦礼安《有没有》


「你有没有爱过我
「有没有想过我

00
现在是凌晨两点三十五。
因为想起你,所以睡不着。
我知道我的深夜情绪会淹没在成千上万条思念中,所以我评论了,可能只是求个心安。
替你问我,有没有。我现在回答,有吧。


01
四月二十九 晴

今天是我们坤音开见面会的第一天,现场有好多粉丝来了,放眼望去都是些小姑娘,可能比小弟大哥一两岁,排队的时候兴奋地像是电线杆上一排排站着的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当然了,我觉得是可爱的那种麻雀。
有个小姑娘在我给她签名的时候问我,喜欢长头发的姑娘还是短头发的姑娘呀?我心里虽想着这个团综梗是过不去了吧,但还是认真的盘想了一下自己以往喜欢过的类型。搁凡子估计会直接闹个大红脸,再说什么凭感觉,我的答案可不能和他雷同。在我还没接上的那个空档里,一旁明显在偷听的小弟插话进来,替我回答了:“他喜欢甜的。”
我瞟他一眼,他对我笑得眉眼弯弯,眼里波光流转。我想起来来之前帅哥特地叮嘱过我们四个人在现场要收敛,不好在粉丝面前互相埋汰,只好顺着小弟的话头往下尬接:“甜甜的小姑娘让我心里甜。”
人小姑娘杵在桌子前,看他一眼再看我一眼,视线差点把我俩串成串,走之前还发出那种标准意味深长的感叹声,朝我们俩眨了眨眼。
我只能无奈地偏过脑袋和小弟讲别闹了,他欠嗖嗖地哼了一声表示听到。
无奈,真的很无奈。小弟的心思太过于直白地摆在台面上了,这样不好,我们不能这样。


02
七月八 阴

今天我在棚里录专辑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过两天就是老岳生日了,还没给人准备礼物。虽然平时哥俩好也不缺这么点感情联络,但要传出去我顶天立地曼谷大洋哥是三个人里唯一一个没准备礼物的,我脸上倒还真有些挂不住。
凡子不用去问了,每年这时候铁定他头等积极,蛋糕礼物不会缺一样。所以我去打探了小弟都准备了啥,好让自个也赶紧整一个差不多的。
小弟这青春疼痛文学家果然没让我失望,说是准备了一副耳机。我一看,嗬,这不是老岳上个月天天念叨但最终没下得去手的那款嘛,我当时就那么嘴欠地跟了一句:“那到时候哥哥我过生日的时候,准备送哥哥什么呀?”
小弟很快就接话了:“要不把我送你得了。”
我一下子卡壳,总觉得这小崽子已经不是暗示了是赤果果的明示了吧???
但是我也只能装傻,怼他一句:“到时候把你按猪肉市价卖都赚不了多少,倍儿亏。”顺便把他打一顿。


03
八月二十 雨

今天小弟往我衣服口袋里塞了好几颗糖,然后老用他比糖块还亮晶晶的眼睛瞅我。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04
八月二十一 雨

可把我吓到了,今儿个小弟和我表白了。
我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终于等不及了???”,然后赶紧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叫你平时没事总爱宠小弟,撩小弟,看,报应来了吧。
正在我踌躇着该怎么回绝小弟才不至于让小弟太难过的时候,小弟直接来了一句把我的话封死:“你是不是要拒绝我?”
我放弃动脑,乖乖点头。
他倒好,和我讲,刚刚就是和老岳赌输了,不愿意给糖,就大冒险来和我搞这些,叫我别放在心上。
然后就正定自若人设全没崩地一溜烟走了,走之前还拍拍我肩膀。
这怎么讲呢,其实我内心心情很复杂。这年头估计也只有八九年前穿越过来的人会信这套说辞了。但在吐槽之余还是挺心疼小弟的,人说白了就一小屁孩,而且照他青春文学的劲,估计这下得难受好一会。
为什么想都不想就拒绝他了?扪心自问,虽然我半弯不直,可还真就没对小弟存那种心思。
说白了就是不喜欢,何况小弟还未成年。
李振洋,里外不是人啊。
晚上睡前想了想还是有点愧疚,趁他去洗澡的时候偷偷往他枕头下塞了包糖。


05
八月二十二 晴

今天小弟一看完全就像个没事人了,一大清早地就缠着我带他去超市买糖。我也没胆子问他昨晚有摸到那包糖没有,只能应允了他敲我竹杠。
我也不清楚小弟到底怎么想的,到底尝试放下我没有,但看他那和平时没大差异的样子,我暂且把心塞回肚皮里。
毕竟你大哥始终是你大哥,小弟也只能当小弟。


06
九月三 晴

距离我们坤音出道已经有好一会了,博文说今天拍一下断更好久的土味小视频。
说是拍个小日常,还把小弟赶去念英语,说是素材积累。小弟可能给自己减轻负担了,讨价还价到最后和博文达成一致,让我整本书给他念睡前故事一样地念念。
这什么智障桥段,我一边在心里疯狂吐槽,一边挑了本莎士比亚给他念。《威尼斯商人》刚念了个开头就被小弟打断了,说是我念的段落不好,太干燥,要反过来给我挑一段念。
哟,角色互换啊,我倒也乐得清闲。
他低头在那翻书,统共也离我不到两三步的距离。我瞧着他,数他脸颊上睫毛的投影。忽然他抬眼看了我一下,接着把眼神垂下去开始念:“顶可恼的是您这一双眼睛,它们已经瞧透了我的心。”说罢他顿了顿,轻轻笑了下,“把我分成两半。”
早把这本书翻来覆去七八遍的我在心里接上他的话:半个我是您的,还有那半个我也是您的。
待到我视线再撞进小弟眼瞳里的时候,我想,坏了,这小崽子该不会还在惦记着我吧?
这可不行,我混沌的脑子迟缓地转着,考虑着是不是得找个对象断了小弟的心思。


07
九月六 阴

乐于助人的海归文化人决定帮助我,我们俩成功让小弟误会,估计这么会还没缓过来。
晚饭时间也没出现,阿姨问起来了,被老岳用一句叛逆期盖了过去。在阿姨生气之前我们三个把晚饭解决掉,然后自发地散出去找小弟。
结果我还没怎么找起来,就被小弟在宿舍楼下堵了个正着。十七岁的小孩倔地头毛都翘起来了,活像头养不熟的小狼崽。他眼神紧紧地盯着我,嘴皮子开了合,合了开,最后一句话都没讲出来。
「你有没有爱过我
「有没有想过我
我想我大概能明白他的潜台词,但僵着的我也实在无话可说。最后我只是像平时一样呼噜两下他头毛,他就一下子泄了气,闷闷地好像连呼吸都没有声音了。然后他开口和我讲想一个人在楼下待会,我嗯了一声,然后把他一个人撇在了身后。
上楼的时候我想起之前读到的一首诗,是这么写的:
亮光下他的梦,
被太阳蒸发,
使我笑了哭,哭了笑,
我开了口并无话可讲。
宿舍里老岳很认真地问了我真不喜欢小弟吗,我再一次确认真的只把小弟当小弟,半点其他心思都没有。
但我看他难受的时候,心里也不好受,感觉特别对不起他,特别是这种连糖也哄不好的情况下。
对不起啊小弟,我不是故意的。


08
九月二十三 雨

自从上次之后,小弟开始躲着我了。可能也没那么夸张,可能他只是减少了和我的接触次数,但是最近和凡子变得很粘倒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变化。
我吧,其实还是有那么点不适应。但又一想,觉得这样可能对他对我都好,难受也就只能受着。
等下把柜子里囤的几包糖都塞给凡子,让他偷偷给小弟。


09
十二月三 阴

我们真的变火了,最近几周的工作基本上都是连轴转,我已经很久没太大时间碰这本日记了。
趁现在还有空,赶紧写一点。这几个月小弟明显和我不太亲了,但在大众面前我们表现得还和从前一样。
越是这样我越难过。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和自己讲,这些都是我自找的。


10
四月三十 阴

今天是我们出道一周年,公司搞了个一周年见面会,还是办在老地方,老时间,好像一切都回到了一年前刚出道的时候。
我签名的时候又遇到了一个姑娘,她问了个和一年前同样被问过的问题。
她问我喜欢长发还是短发的姑娘。
当时一下子我就想起了小弟,我朝他的方向看过去,他刚给排他那队的小姑娘签完名,人拉着他合照。在那只手机镜头下他显露出乖巧的微笑,眼底亮亮的,像是藏进了熄不灭的火。
看起来很乖,很甜,和他喜欢的糖一样。
晶莹剔透的样子。
我一下子回神,给了那个小姑娘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喜欢甜的。”完了怕小姑娘不满意,赶紧再冲她笑了个。
她看起来很开心地走了,我却突然有了点事事休的惆怅。


11
四月三十一 晴

网易云在歌单里给我推荐了一首歌,节奏不快,我躺在床上准备当安眠曲,但到现在都没睡着。
旁边的老岳已经睡熟了,我偷偷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摸出来,调低屏幕亮度。
「有没有,有没有
「也会有一点心动的时候
小弟的脸庞就那么突然地跳进我脑海里。
我已经习惯了。
「有没有,后悔
「还是只有我
我闭上眼睛,看见的是一年前见面会时映在小弟棕色虹膜上的我的倒影。
那时的我接话:“甜甜的小姑娘让我心里甜。”
现在的我一下子就通了,这哪里是小姑娘。
分明就是小弟。
「也许时间一长,就会遗忘
「就真的当,是误会一场
我是真的睡不着了,心头翻滚的情绪让我堵得慌。


12
五月一 看天气预报是晴

现在是凌晨两点三十五。
因为想起你,所以睡不着。
我知道我的深夜情绪会淹没在成千上万条思念中,所以我评论了,可能只是求个心安。
替你问我,有没有。我现在回答,有。

谁能告诉我电脑怎么截屏…
还有我觉得他这场是不是涂了润唇膏…

给啊零太太的repo!!
今天刚到手哒,终于圆了之前没有买到的遗憾!
还没有拆开看但是非常期待里面的内容了!
最后表白太太!为太太打尻!(本职工作@AOzero 

今天刚刚收到本子!
啊超厚的超有满足感٩(˃̶͈̀௰˂̶͈́)و
感谢太太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
赞美太太❤️
之前一直有在lof追这篇的连载,不过后来买了本子之后就忍住欲望想要一次性看完
现在终于得偿所愿啦(/ω\)
只要有太太的产粮我就能开开心心地蹲在林秦坑
话说林秦好像也不冷(划掉
 @深海火焰 

【林秦】论李大宝第一次拿到mvp 1-5

*因为发文字格式老是说有敏/感词不让发,最后也没查出来是哪几个字所以就发图片格式了qvq

*梗来源于随机抽取的三个关键词:正装,宿命,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抽梗一时爽,填坑火葬场